🍁殓璃殇枫🍁

别催,我有好好更文。

【裘佣】SAME

        他是善良的佣兵,从不杀无辜者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他是残忍的疯子,多年以血洗面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他们相见又相离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,疯子看到佣兵杀了很多人,具具尸体面目全非。佣兵回首,脸洒上了触目惊心的血,他的笑容不再纯真,病态的表情让疯子感到不可思议。佣兵扯着苍白的唇,道:

        “I AM THE SAME AS YOU.”

    现在我们都是疯子,那我们可以在一起吗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【杰约佣】翻牌

当杰克翻约瑟夫的牌:

    寝宫是约瑟夫的喘息声。

当奈布翻约瑟夫的牌:

    寝宫是奈    布的喘息声。

当两人翻约瑟夫的牌:

①约瑟夫边喝茶,边欣赏杰佣的车。

②奈布今天依旧是一个承.上.启.下的男人。


【蝶盲】你的温柔

        她曾是翩翩舞姬,如今却沦落成残暴的监管者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相信美智子小姐一定是一位温柔的舞者。”这句话让她耿耿于怀。她叹了口气,转身去找那女孩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您好,美智子小姐,如果您希望提高业绩,那请把我挂上椅子吧。”女孩脸上依旧挂着那抹微笑,好似面对的是自己的姐姐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为何,她竟鼻尖一酸,轻轻牵起女孩的手,摘下那骇人的班若面具,不明原由的叹了口气,“海伦娜酱,妾身还是带你去破译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讽刺上帝让你失去双眼的光明,却又感谢上帝——因为只有这样,在你眼里我才永远是温柔的美智子,而不是可怕的红蝶。
       

【杰佣】纸团

【设定:A是奈布的小迷妹。】
         今天A在闺蜜们的鼓励下准备向奈布表白,于是在英语考试上,A朝奈布桌上扔了一团纸(至于为什么要在考试上扔是剧情需要)。奈布愣了一下,回头对上A期待的眼神,作为一个钢铁直男(并不),奈布以为她想作弊,于是看也不看就把纸团交给了杰克老师。杰克打开了纸团,在看到内容后,阴险的笑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最后,杰克老师喜迎(娶)自己的学生奈布。

【占佣】占卜

         还有一个星期奈布就22岁了,这也成了他调侃克拉克占卜技术的原由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活不过22岁。”这曾是他心中的梦魇,而如今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,伊莱,你的占卜技术也不过如此嘛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嗯?但愿吧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直到…… 他背着那伤痕累累的雇佣兵狂奔着。
         奈布虚弱的说:“伊莱,我想我不行了……但,如果有机会,我…我想治好…你的眼睛……”克拉克哽咽道: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可这不过是一场如烟般飘渺的梦,他终究还是走了,在他生日的前一秒……只留下他一人在墓前守候。

【安咎】一句粗话引发的大型吃醋现场

        范无咎最近心情不大好,因为……
        最近庄园流行一句粗话:wo.ri.ni.ge!
        要知道哥哥也在庄园的只有他一个(不算厂长的傀儡)。哎……越想越气。气得他都开始鞭尸了。
        玛尔塔表示她很想爆一句粗,然而她也确实爆了,“wo.ri.ni.ge!”
        空气突然安静……
        范无咎八杀。杰克:幸好我家奈布不在。
        从此庄园再也没有人敢说这句粗口。而偷听了整局游戏的谢必安搂着生气的范无咎顺毛,脸上是温柔的笑,他家暴躁傲娇弟弟真是太可爱了。

【影佣】听众

        在烂漫花之春季躲在那樱树背后,“窃听”几首钢琴小曲,竟也有丝悸动。但,普通的田园小曲不知何时变为浪漫的情歌,惹得那“窃听者”红了耳根。一定是这糟糕的季节。他这么想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,那优雅动听的钢琴声戛然而止,取代它的是温和的男声,“我亲爱的听众,您每天藏着也累了吧,要坐进来休息吗?”“窃听者”一愣,红晕染上耳根,回头撞上那深邃的蓝眸,从此深深陷入那温柔的漩涡。当然,这已是后话了。
       “窃听者”陷在那软皮沙发中。优雅的琴声再度响起,演奏者突然哼起了歌,那流利而温和的法语传入“窃听者”耳中。
       “嗨,亲爱的听众,或许我们该交个朋友。”
       “知道那几句法语吗?‘万能的上帝送给我一双弹琴的手,又送给我一个可爱的观众。这,是伟大的恩赐’。”

【摄殓】摄影(ooc)

【同学点的梗】
        “日安,卡尔先生。”
        伊索·å¡å°”抬头瞥了一眼那位法国绅士,“日安。”低沉的声音在空荡的办公室响起。约瑟夫轻笑,调侃道:“今日要摄什么?”伊索没有发现其中的微妙,只把死者的照片举到约瑟夫面前,“他。”约瑟夫勾起嘴角,轻吻了一下伊索的脸,“可我只‘摄’你啊,伊索。”伊索愣了一下,脸上迅速染上红晕。“闭……闭嘴啊!”伊索推了约瑟夫一把,却又被抓住了手,约瑟夫笑道:“伊索,偶尔上班开小差也不错。”
        死者:谁帮我把棺材开开,我要打人!